页面载入中...

2020世界斯诺克中国公开赛推迟举办 时间待定

  这个案子之所以备受媒体关注,很可能就是因为它太“简单”了。几乎没有客观证据,张志超甚至没有作案时间,定罪的依据基本上就是嫌疑人“不稳定”的有罪供述。只要是经验稍微丰富一点的办案人员,都应该看得出来这是一桩冤案,但是侦查、起诉、审判“一条龙”还是照样启动了,一个无辜的少年就这样被投进牢狱。

  冤案的铸成几乎轻而易举,但洗冤的过程却异常艰难和复杂。张志超的母亲马玉萍向山东两级法院提起申诉,都被驳回,她回忆说,被省高院驳回申诉时最绝望。经过律师、媒体和法学界人士的不断呼吁,四年之后,山东省检察院开始复查张志超案,但很快就通知马玉萍说,由于案情重大复杂,复查延期。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最高人民法院三次通过远程接访系统了解了张志超的案情,决定正式立案审查,并于2017年年底指定山东省高院再审。事情进行到这一步,也并没有让人轻松多少,尤其对于当事人来说,一定是异常煎熬的。在两年的时间里,山东省高院连续六次延长审限。为什么要一延再延呢?我认为最理想的解释,还是案情重大复杂,审判机关力求做到尽善尽美。

  复述这个洗冤的过程让人感觉繁琐,读的人当然也不轻松。但是和牢狱中日日苦等的张志超比起来,和再审机关的劳神费力比起来,外界的感喟不过是云烟。为了恢复一个人的清白,大量的司法资源和社会资源投入其中,而整个逆天的过程,仅仅是要还原当初就清楚不过的事实。当年那些办案的人、判案的人,是否想象过这样艰难的进程?他们会从中吸取怎样的教训呢?答案恐怕永远也不会揭晓,而这恰恰是让人感到特别惆怅的地方。

  张志超案的改判,得益于历史进程,得益于全面依法治国的不断完善。著名刑诉法学家陈光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此案的平反是保障司法公正的进步,但他同时提出,司法机关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让更多冤案尽快得到平反。“尽快”二字,说起来很简单,但谁知道其中究竟包含着怎样的辛酸和期盼呢?

  据吐鲁番博物馆统计,近年来,参观博物馆的游客稳定在50万人次∕年,其中包括日本、韩国、美国、英国等十几个国家的外国游客。

  国庆期间,《我和我的祖国》《攀登者》《中国机长》三部主旋律影片“三足鼎立”,扛起了国庆档的票房。其中,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攀登者》将关注点放到“登山”这个国内不常见的电影题材上,尤其引入关注。

  《攀登者》中的两个时间点均有真实历史可依。1960年,中国登山队贡布、王富洲、屈银华3名队员完成世界上首次从北坡登上珠峰的壮举,但由于没有留下影像资料,一直不被国际承认;1975年,中国登山队再次冲击珠峰,共有9人成功登顶,其中包括一名女队员潘多。

admin
2020世界斯诺克中国公开赛推迟举办 时间待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