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北京启动知识产权保险试点 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

  白鲟灭绝,敲响长江生态系统警钟 

  珍稀如白鲟,为什么还是在短短数十年内灭绝?这其中的复杂性,不是一句“环境污染”就能解释。在危起伟看来,白鲟的灭绝是多种威胁导致的。

  据危起伟介绍,无法繁殖是白鲟灭绝的首要原因。生活在长江里的白鲟,一般在长江上游产卵,中下游觅食育肥,但1981年葛洲坝的建设切断了它们的洄游通道。幼体长江白鲟尚可以通过大坝到中下游觅食,但成年长江白鲟再也没法回到上游产卵。1984年,危起伟第一次见到白鲟便是在葛洲坝:一尾大白鲟在坝下撞烂了脑袋,被人们捞上岸。要知道,上世纪七十年代左右,白鲟的年捕获总量仍能稳定保持在25吨左右。

  白鲟没法自然繁殖,亦没有在人类帮助下实现持续的人工繁殖。危起伟提到了这一过程中的“错配”:此前由于技术、硬件条件不足,人工养殖的白鲟最长只存活了29天;后来,各方面条件成熟了,研究人员却再没捕获过活体白鲟。

  读者喜欢他的小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书中丰富的想象力。马伯庸说,这得归功于当年高级工程师父母的“散养”态度,家里有个大书架,他随时都能拿书看,甚至好像还看过《金瓶梅》。

  “读书一定要博看众家,说不定你会发现一个更舒适的阅读圈子。”马伯庸读书很杂,老舍的语言、马克·吐温的幽默方式,都对他的创作有影响。

  工作后,马伯庸开始尝试写作。他特喜欢在CNKI搜论文素材,写《古董局中局》时就跟专业知识较真,动笔前先去恶补一顿古董鉴定技艺,“你至少得分得清盘子跟碗吧?就这样,写完后,专业朋友还说漏洞多得跟网兜似的”。

admin
北京启动知识产权保险试点 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