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黎族原始制陶技艺

  方成对幽默研究本来就很有兴趣,侯宝林的话正中下怀,他便常把侯宝林请到家中,同时把漫画家李滨声也请来,三人煮酒论幽默……遗憾的是,三位幽默的高手却说不清、道不明幽默背后的门道。

  这给侯宝林和方成极大的刺激。从侯宝林期待的眼神中,方成下定决心要把幽默研究透。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方成在创作漫画之余,就一门心思地研究幽默。由于有丰富的幽默实践作基础,他研究起来得心应手。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研究幽默的专著一本接一本地连出不断,先后有《讽刺?幽默?漫画》、《笑的艺术》、《滑稽与幽默》、《漫画艺术欣赏》、《侯宝林的幽默》、《方成谈幽默》、《方成谈漫画艺术》、《幽默艺术》等。

  方成认为,要研究幽默,必须要研究滑稽,这两者是一对亲兄弟。滑稽是幽默的基础,幽默是滑稽的升华,两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滑稽大多是由不相称、不协调引起的,幽默则是有思想内涵、有创造性的滑稽。滑稽让人一笑了之,幽默则让人笑后有思考,有启迪。他认为,尽管很多不懂幽默理论的人能熟练地运用幽默技巧,但如果从事幽默实践的人能懂一些幽默理论,一定会在幽默技巧的运用上更胜一筹。

  上海韬奋纪念馆(新闻出版博物馆)副馆长上官消波认为,赵家璧参与和主持的良友图书印刷公司、良友复兴图书公司、晨光图书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出版了《良友文学丛书》《良友文库》《中国新文学大系》《晨光文学丛书》《晨光世界文学丛书》等大量传世佳作,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中国的出版业诞生于国家民族危亡的时代背景下,从一开始就承担着启蒙民众、启迪民智的社会责任。”上官消波说,赵家璧大学尚未毕业,就已编辑《一角丛书》,风行一时。其中收入《沈阳事件》《东北事变之国际观》等大量时政类佳作,展现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爱国心。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非遗中国:黎族原始制陶技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