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斯嘉丽-约翰逊新片《乔乔的异想世界》内地撤档

  而另一方面,石黑一雄显然也并非一个完全去日本化的作家。“大家可以从他的独特的文学审美中,感受到一种传统的东方美学。日本美学上有一个著名的概念叫做‘物哀’,很多人拿石黑一雄和这个概念比较,不可否认是有这样的因素。石黑一雄作品最突出的特点,就是静水流深,表面上波澜不惊。他的文风非常含蓄、蕴藉、克制、隐忍,这些其实都是跟东方审美情趣分不开的。” 冯涛说。

  石黑一雄在诺奖获奖致辞中也提到了自己东方审美情趣的来源。他们虽然举家迁往英国,但在他们到英国的头11年里,都抱着“明年就会回国”的心态。父母一直在家中维持着对他的日式教育。石黑一雄的爷爷每月都会从日本寄一个包裹给他,里面是日本上个月出版的漫画、杂志和教育文摘。一直到他写《远山淡影》的时候,他才正式加入英国国籍。

  “所以他对于他的故乡日本一直有一个想象。” 冯涛说。石黑一雄自己也强调过这一点,他说自己到了25岁时,已经意识到“存在于我头脑中的那个日本也许只是一个孩子用记忆、想象和猜测拼凑起来的情感构建物”,而他开始走上写作道路,原因之一既是在他的小说中,重建属于他的独一无二的日本。

  石黑一雄描写日本的热忱显然和一般意义上的日本作家截然不同。他也明确表达过自己希望成为一个国际化的作家。石黑一雄在接受《巴黎评论》采访时,提到自己会有意识地选择一种类似于翻译的问题创作。他在写作中拒绝采用有明确文化指涉的意向,例如一些有地域性的品牌或有时间性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也许在当时当地流行,离开具体语境就不为人熟悉。而石黑一雄的追求是让全球各地的读者在阅读他的作品时都没有太大隔阂。

  刚刚过去的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连续第二年来沪出席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并对上海进行考察。总书记要求上海强化“四大功能”,希望我们治理好“人民的城市”,期望我们奋力创造新时代新奇迹,这为新时代上海发展进一步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这一年,中央交给上海的重大战略任务渐次落地,高质量发展的“工笔画”在上海密集落笔。这一年,外部环境的变化和自身转型的压力,一再给这座城市提出新的挑战,但上海努力克难攻坚,始终稳中求进,更在不少方面创造出“逆势飞扬”的业绩。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斯嘉丽-约翰逊新片《乔乔的异想世界》内地撤档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